郜新衣
2019-09-07 08:10:03

2013年10月,49岁的已婚男谢良(化名)与在舞厅工作的34岁李艳红(化名)一见如故,谈好条件后,两人在成都市金牛区华西庭园同居。

2015年6月,谢良被调派外地工作,每次回到家总见不到人,年底追到李艳红巴中老家才得知,她早已和别人结婚。

“她不仅在我们同居期间结婚,还骗我说女儿是她收养的,儿子是她干儿子。”谢良说,与李艳红初识他已和妻子分居十几年,奔着结婚的目的跟李艳红在一起,此后还为她离了婚。同居两年期间,谢良一共给李艳红94.8万元。

伤心欲绝之下,2018年上半年,谢良将李艳红告上法庭,要求她返回基于结婚为目的支付的款项共计94.4万。

2018年9月29日,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要求李艳红返还31.2万。随后,李艳红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,二审已于2019年5月开庭审理,目前还在等待判决。

男子两年为“女友”花94万 发现其另有家庭已结过4次婚

两人合影

为同居“女友”花费90余万

结果发现其另有家庭

谢良是某国企职工,2013年,因停薪留职回成都做钢材生意,当年10月,他在成都一舞厅与李艳红一见如故。

“当晚聊了很久,她说自己刚离婚很受伤,想找个人踏实过日子。”谢良说,他已经和妻子分居10年,为了孩子没有离婚,可是一直想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,“

她提出,她比我年轻,如果跟我在一起,要有一个保障。”谢良说,一个礼拜后,他给她买了钻戒,又按揭购买价值25万的丰田车。

男子两年为“女友”花94万 发现其另有家庭已结过4次婚

谢良给李艳红买的车

“买车时候我说以我的名义买,她说不行,后来我又一想,反正大家都要一起生活,也无所谓。”谢良说,为了履行给李艳红一个保障的承诺,他答应把自己挣的钱交给李艳红,一切谈好,两人在李艳红租的华西庭园同居。同居后,谢良依然到舞厅去跳舞,每次到舞厅,为了照顾“李艳红脸面”,他依然三五百给她付“伴舞费”。

谢良说,生活了一段时间,李艳红把自己妈妈接了过来,一同居住。

“后来她又跟我说,在浙江收养了一个女儿,已经9岁,要接过来一起住。”谢良说,他也同意了,包括把李艳红的父亲也接了过来,“我们以结婚为目的一起生活,期间一家人所有的开支,包括她‘养女’就读小学的择校费,都是我在支付。”

谢良说,起初生意好的时候,他每个月固定转账2.4-2.5万给李艳红,2014年底钢材市场疲软,转账逐渐少了。

2014年4月,借着回巴中给家人过生的理由,李艳红在巴中全款购买了一套房子。

“买时候没跟我说,后来才说花了50万,又找我要了7万元的现金装修房子。”谢良说,为了李艳红,2015年1月他正式与妻子协议离婚。

2015年6月,他被单位调回,离开成都到驻地上班,一个月只能回来几天,这时谢良发现李艳红总不在家。

男子两年为“女友”花94万 发现其另有家庭已结过4次婚

“我们同居后她离开了舞厅两三个月,后来我们协商,她又回去上班了。”谢良说,他问李艳红去向,李艳红总说忙,2015年12月24日,李艳红母亲在医院输液,谢良付了医药费侍奉在前,却依然见不到李艳红身影,发短信也不回复。